爱玛的柠檬

【原创】【多CP?】无限城内没有镜子(柱篇)(你的名字AU,柱鬼全员乱斗互换)

你(们)的名字AU,柱鬼集团式全员互换,问就是万能的血鬼术。

 

(伪)原著背景,无限列车之前,柱和鬼月互相不认识,很多细节就不要在意那么多嘛。

 

All配ALL清水混沌向 自由心证

 

 @白葱X @洛轩 我把聊天脑嗨搞出来啦


----------------------这次是主虫柱的场合---------------------

 镜,至阴却辟邪,引非人之境,破恶鬼之魅。


渴望拥有,更加强健的双腿。

 

更渴望拥有,足以斩断恶鬼脖颈的双臂。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恨哉愤哉,辗转反侧。

 

蝴蝶忍惊醒,只感觉整个身体好像都不属于自己了。“下次可不能再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温柔(?)医生伸了个懒腰,挺挺脖子,映入眼中的确不是蝴蝶屋熟悉的白色天花板和三叶老式吊扇。

 

而是一顶金色的帷幔,上面还绣有精致的彩色莲花荷叶。

 

身下也并非硬邦邦的木质办公椅,而是一张既像是躺椅又像超大型蒲团的不知名家具,就算出身于喜爱西洋技术的花道世家,蝴蝶忍也是头一次见识这种形制的房间,不过粗看看似乎有些禅宗和本土地方教派混搭的味道。

 

不过显然身处陌生的房间还不是最大的问题吧。

 

的确是更加强健的双腿,也是充满力量、肯定足以斩下恶鬼头颅的双臂,但好歹作为专业医师,这绝对是男人的身体吧,蝴蝶忍感觉自己应该还在梦里,打算揉揉眼睛清醒一下,却被指甲戳到了眼眶。

 

作为一个医生,蝴蝶忍总是保持自己的双手清洁,把自己的指甲修剪得直到肉里,而这双手的指甲,修长、锐利、呈猩红色,而且还有熟悉的,陈年老血层积才有的铁锈味。

 

 

一个医生现在所持有的是一双生来就是撕裂柔软肉体的手。

 

这已经不仅仅是噩梦了。

 

蝴蝶忍还在消化这一事件,同时变敏锐的听力却提到拱顶传来咔嚓一声,然后就塌了下来。

 

 -----------

身体比头脑更清楚该如何反应。

 

以速度称道的虫柱也吃惊地看着身体自行不知从哪儿掏出了对铁扇,像是拨开轻纱般轻松地劈开了倒塌下来的拱顶,没沾上一点灰尘,然后就像是不经意一样,往高速移动的人影扇了扇。

 

柱级成员,都是身经百战之徒,但蝴蝶忍也能感觉到,这个身体的前主人有多毒辣。

 

公平而言,那个粉白蓝的小个子人影真的很疾速,直觉反应也很敏锐,见倒塌拱顶并未将其困住就迅速拉远距离,但这身体,只是本能的反应,疾速人影的面前瞬间就出现了一大丛尖锐的冰锥,而且对该人本能的退避方向很熟悉,倒退时后面早已有个冰锥丛恭候多时,扎穿了该人的胸膛。

 

胜负已分。

 

反过来利用了对方的战斗本能吗?蝴蝶忍也不经感叹了起来。

 

-----------------

突然传来咔嚓一声。

 

蝴蝶忍惊讶地发现,来犯者的生命力也不容小觑,直接用身体势能掰断了冰锥,在从正前方把冰锥拔了出来,拳头大的洞却瞬间就愈合了。

 

定睛看清来犯之人,大约十五六岁的男性少年,白宽松裤子配白短褂,赤脚,脚腕处有紫色串珠,全身覆盖着蓝色刺青,亮粉发色,若不是蓝色刺青,面庞称得上清秀。

 

不过加强敏锐度的视觉加持下,蝴蝶忍最在意的还是那双金色眼瞳里刻着的字。

 

无一与之相遇的柱级队员生还,连隐部队都只能带来了了情报,百年未变的上弦之鬼。

 

还是上弦之三。

 

蝴蝶忍抖擞起了精神,不过身体似乎这时倒不完全随她愿了。

 

而对方已经收拾完毕,重振旗鼓整装待发。

 

对方开口,声音是清而锐利,尚未完全变声完毕的少年音,语调却是熟悉的,音量是宏亮的。

 

“唔姆,反过来利用了我的战斗本能吗?漂亮的手法,不过我也不会再犯相似的错误了,就算我身形剧变,你这上弦之二的脑袋,我要定了。”话音未落,对方加快了速度,像是瞬移一般,拳头以雷霆之势向蝴蝶忍切去。

 

身体还是拒绝动弹,但蝴蝶忍吐露的一个单词救了她。

 

“炼狱先生?”

 

 

像是童话里,被叫出真名的怪物就会对唤者言听计从,乃至老实交代驱散自己之法。致命的手刀愣生生地停在了蝴蝶忍的鼻梁尖,对方露出了眼熟的困惑表情。

 

“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名?”

 

--------------------------------------TBC----------------------------------

 

设定1:身体有自己的想法,柱们并不能完全控制。

 

这次登场的有忍姐和大哥(内芯),童磨和猗窝座(外在)


我也需要片段灭文法,1500字了,大哥才登场......

 

无奖竞猜:柱们又是谁和谁换了呢?也可以积极提供意见哦。


征求意见,下篇想看鬼芯柱还是忍姐大哥的后续?

 

还是无耻求评论。

 

这次暂时先到这里啦。


【待授权汉化】【AU】炎柱·炼狱千寿郎参上(恶(疫)鬼(病)灭杀)



 @把星星捧在手心裡✨  疫病灭杀!祝赶快好起来!

照旧多个翻译器汉化+看图猜字,欢迎指正,已发私信求授权,地址等稳定点就贴上来。


祝大家新年安康,平安喜乐,宅在家里就算为社会做贡献了,也愿这次灾难赶快过去,并向奋战在一线的医疗工作者致以敬意。


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待授权汉化】【炭炼】噩梦惊醒是清晨(贺岁治愈清甜小短漫)



待授权汉化,等我查到原作者就去要授权,记得是个合集里的,作者不同意的话第一时间删除,麻烦大家轻拍。


大过年的又被鳄鱼咬断了腿,自己削木头假肢装上,追连载女孩无所畏惧(给自己打气~~~


照旧多个翻译器+个人看图猜意思,欢迎达人指正,同时求长期合作。


坚信鬼灭学院才是正片,整个故事是高二学生炭治郎以自己老师为原形的一场夏日午间大梦,炼狱老师还是寓教于乐,富冈老师则照旧斯巴达,不死川老师今天也被学生气到爆衫,宇髓老师今天也在攀登艺术的高峰,一切都是刚好的模样。


最后祝大家在新一年里身体健康,合家平安,“鼠”你最富!

【原创】【反转之刃】【半正剧向】尸解之花 第一章

此帖灵感来源于@白葱小号 的帖子【反转之刃】脑洞:如果上弦是柱,柱是鬼----

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305106021?pn=1

设定脑high了试试具体的同人,初次尝试,文笔青涩,还请海涵。

 

雷点提示(必看):

 

柱弦立场反转,各自主公不变。

 

人物塑造充满作者个人趣味。

 

原创人物众多且活跃。

 

免责声明:所有人物及一切权益属于鳄鱼,OOC属于我。

 

时间点:缘一严胜还未入队时。

 

登场人物:

反转柱:不死川实弥,蝴蝶忍姐妹过场,有稀薄的同事情不死花。

反转弦:狛治、谢花妓夫太郎、可乐

 

 

 

 

 

尸解之花

 

-------------------------------

 

 

既然神佛无应,何不试试向鬼请求?

 

说说看吧,你真正的愿望,无论是无聊的欲望、丑陋的情感,就算是诅咒,我都给你一个成真的机会。

 

 

“我想......”

 --------------------

 

正值三月,田埂地头,一派春耕祥和气氛。

 

“小吉,上午干得差不多了,你去打点水来,然后我们可以吃午饭了。”

 

“好哩,阿娘。”

 

一副农家装扮的半大不小的小男孩提着水桶蹦蹦跳跳地来到河边打水,远远却看到河边的芦苇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阿爹阿娘快过来,河水似乎冲来了奇怪的东西啊。”

 

“冲来了啥,竹席?里面似乎裹着什么东西......”

 

“这...这水漂子的样子....”

 

“啊啊啊啊啊!!!”

 

“小吉别看,赶快去报官,出命案了!”

 ------------------------

“啊啊啊啊啊!!!”

 

“嘎啊啊啊啊啊!!!”

 

“传令!!传令!!鬼杀队的剑士们哟!!!速速赶往西方花街!!!疑似有鬼诞生!!!已有数起命案!!!啊啊啊恶鬼灭杀!!!恶鬼灭杀呜呜!!!”

 ------------

“你上!你是有妹妹的人!我不擅长跟女孩子打交道!”

 

“都是有过未婚妻的人生赢家了,装什么纯情,要上也是你上!”

 

两位青年的无厘头争执一直在持续,其中一个留着黑色短发,面容看上去十分清秀,另一个脸上巨大的黑色疤痕几乎贯穿了半张脸,使他看起来凶恶了很多,尽管听起来像是精力旺盛的青年之间的玩笑打闹,但地点却并非时下流行装修精美的咖啡馆,而是梁上悬着锁链,地上铺着稻草的牢房,两个青年的打扮也十分特立独行,面容清秀的青年的上衣敞开着,两个袖子不见了,好像是被扯掉的,另一个青年的打扮则是一身漆黑加绑腿束袖,打扮得跟夜行者似的。

 

最最奇怪的,还是他们的后背上都有一个大大的繁体“灭”字,不知怎么地,单看黑衣上的白字给人感觉充满了复杂的情感,横撇折钩中蕴含着虎视龙鸣的气魄。

 

但不妨碍单看两个斗嘴的青年像是两只大马鹿。

 

“我说狗子你连脑袋都是石头的吧,潜入作战就是挑个大腹便便的巡察痛揍一顿,还连累我一起被抓进来,半天老头要是知道我们这么带可乐,非得活剥了我们两个不可。”

 

“我不管,我们已经进来了,所以你上!”


----------------------------

 

最后本着能动手就不吵吵的精神,清秀青年把凶恶青年的头埋进了腐烂的稻草里,还一屁股坐在了人家身上,外交大业就由输家一肩挑起了。

 

“呃,我叫谢花妓夫太郎,那边的石头脑袋呆狗子叫狛治。”妓夫太郎灵巧地躲开了狛治丢过来的砖头。

 

“我们不会害你的,我也有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妹妹哦,我们只是需要调查一点事情,所以想问问你,我们也可以带你一起离开这里。”

 

“可以请你走到阳光下,让我们看看你的脸吗?”

 

“诈尸的‘水鬼小姐’?”

 

 -----------------------

华月照天,银筝拥夜。家有愁春,巷无闲火。门外青骢呜咽,正城头画角将阑矣。尝有倦客经过此地,单位莺千燕万,学语东风,不觉泪随清歌并落。嗟乎!是亦销魂之桥、迷香之洞耶?

 

来者衣冠楚楚,正襟华服,虽然留着个白色爆炸头,但和善俊美的容貌、温和亲人的言语、得体又不失于古板的服装,还有一掷千金的豪爽,早就成了这怡兰院的大红人,更是这盂兰盆夜的座上宾。

 

“就算最近出了那么多事,老板娘也还是那么能干呢,谢谢你送的两个小厮,真的十分贴心。”

 

“哪里哪里,不死川先生才是,一掷万金给我们置办了这么多高档行头,这次的道中有型,我们家的花魁肯定会是最大的头牌了,都是多亏了不死川先生啊,最佳观赏茶座我们已经备好,只等先生赏脸了。”穿紫红衣服的老板娘一边道谢一边干练地指挥着准备工作。

 

“就算是血案也不能打扰今夜啊,不过我倒是觉得今夜充满了悬念,就算是连秃都不是的女孩,也可能成为今夜最美的花朵。”

 

“是啊!没错!不死川先生就是不仅心胸宽广,还有佛一般的慈爱心肠呢。”

 

“借老板娘吉言了,只是,还是可以对我的容貌身材更自信一点哦。”

 

“对不起,我失言了!”

 

“没事。”

 

“今夜,还真是值得期待呢。”

 

  -----------------------------TBC--------------------------

本文设定概况:

 

该文设定下所有反转柱们都有一定的化形能力,与原作人物形态相貌上差不多或略有美化。

 

登场人物:

 

风魔/白死风(反转不死川实弥)

 

初见时喜欢给人留下端庄稳重的形象,会好好地穿衣服,实际则极端狂妄,对自己的能力有着不可理喻的自信。但意外的尤其吸引小辈们的信任。能够轻松地看穿一个人的恐惧、欲求和弱点并加以利用,余兴节目是看着被选择的人们在天时地利和运气的碰撞下最终证明自己判断的正确。

 

其血液产生了十分罕见的变化。

 

因为为人时很穷,所以化鬼后十分讲究排场。

 

引进的新生鬼们水平偏差值极大,而且成了器的都跟他的关系不怎么样。

 

谢花妓夫太郎:出身花街但想尽办法离开了那里,加入鬼杀队在相当程度上是因为工资超高,送妹妹去了新开的教会学校,严禁妹妹靠近花街。

 

狛治:因竞争对手兼情敌的新任剑道场场主因嫉妒趁着狛治在返乡扫墓期间故意吸引来了鬼,庆藏师傅为保护女儿奋战了一夜,尽管鬼杀队队员赶来消灭了鬼,但依旧力竭而亡,恋雪因受刺激过度陷入了应激性长时间沉睡之中,鬼杀队队阻止了狛治屠杀对家满门但帮忙诛杀了首恶和从犯(鬼杀队规矩:斩杀利用鬼之人),狛治为了能有人看护恋雪以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而加入鬼杀队,极度讨厌长剑剑士,武器是附着在拳套上的日轮刀材质的短刀。(主要我认为如果老丈人和未婚妻都挂了,狛治只会一心求死。。。)

 

可乐:半天狗继子,目前跟着妓夫太郎和狛治实战修行中。(似乎啥都学不到的样子)。

 

 

 

 


天若有情天亦老,

月如无恨月长圆。


这也太适合这对兄弟了。

【待授权汉化】【炭炼】相见休言有泪珠,绮罗纤缕见肌肤(涩甜小粥重发)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好像看不到了,重发一份。

宿心何所道,藉此慰中情。

炼狱老师的百口莫辩现场。

授权在托在外国的亲戚要了。

愿所有为月朗风清的夜晚而奋战的战士此生安宁,彼岸幸福。

【待授权汉化】【多CP】敬酒虽好,可不要逞强哦(迟到的元旦贺礼)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

醉酒露原形,难得一聚,都浪一会儿吧,就一会儿。

不过说真的玄弥才是最无辜的。


(修正一下,玄弥说的是“哥哥不要输啊”,而实弥说的是“都交给哥哥吧”,都不无辜,忍姐姐揍得对。)

(感谢@糖豆森的指正)



--------------------------------------------

不想错过元旦的赶工产物,照旧翻译器汉化,欢迎指正。

待授权,如有冒犯非常抱歉,找到梯子找回账号后一定第一时间联系原作者,若不行也会第一时间删除。


【授权转载】教你如何在鬼灭的世界里搞事情(全员迫害,一个也别想跑!)











原帖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413104789?pn=1

论在鬼灭世界的100种作死就会死的方法?

槽点太多一时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起。

善逸和义勇太真实了哈哈哈~~